新醫保目錄鼓勵創新藥 119種藥品平均降價一半

年度全國醫保談判結果正式公佈,70%的藥品談判成功,平均降價一半。國產廣譜抗癌藥PD-1的3個抑制劑已經進入目錄,但這次沒有考慮將罕見病藥物納入醫保。

12月28日,國家醫保局在北京召開新聞發佈會,公佈2020年醫保談判結果。醫保目錄調整期間,談判藥品162種,談判成功119種,成功率73.46%。談判成功的藥品平均降價50.64%。同時,29種藥品被調出目錄。最新版醫保藥品目錄共有2800種藥品,其中西藥1426種,中成藥1374種,中西藥比例基本持平。

國家醫保局醫療服務管理司司長熊先軍在發佈會後接受包括CBN在內的媒體采訪時表示,由於醫保基金承受能力有限,未考慮將價格較高的罕見病納入醫保。新列入目錄的國產PD-1價格均低於去年列入目錄的辛地利珠單抗註射液。對於進口PD-1全部談判失敗的原因,熊先軍認為,主要原因是企業的價格預期與國家醫保局的價格預期不一致。

敖子達醫療器械服務集團東部市場總經理詹金成告訴第一財經記者,醫保目錄談判數量是歷史上“最廣泛”的:獨家96個,非獨家23個,其中14個年銷售額超10億元的獨家藥品談判成功並下調;未來醫保目錄可以對高單價的孤兒藥做進一步降價談判。

談判藥平均降價超50%,新冠治療藥被納入

本次談判成功的119種藥品中,藥品平均降價50.64%。

新醫保藥品目錄預計2021年3月1日起正式實施。包括抗癌藥特殊準入在內,國家醫保局自成立以來對醫保目錄進行了三次調整,今年是“申報制”通過以來的首次調整。今年以來,我國醫保藥品目錄動態調整機制基本建立。

與往年相比,此次調整的一個重要特點是談判降價轉讓的藥品數量最多,惠及的治療領域最廣。最終,通過談判轉讓的96種獨家藥物和轉讓的23種非獨家藥物直接涉及31個臨床組,占所有臨床組的86%,患者受益更廣泛。

與前幾輪調整將“所有上市藥品”納入考核范圍不同,今年首次實行申報制,即符合今年調整方案所列條件的目錄外藥品可納入調整范圍。目錄外藥品調整幅度由“海選”變為“優化”。根據申報條件,共成功申報目錄外藥品704種。最終23種(非獨家)藥品直接轉入目錄,138種(獨家)藥品納入談判范圍。

今年醫保談判的另一個特點是首次嘗試談判目錄內藥品降價。按照程序,評審專家選取了14種價格或費用較高、資金占用較大的獨家藥品進行降價談判,這些藥品的年銷售金額均超過10億元。經過談判,14種藥品全部談判成功並保留在目錄中,平均降價43.46%。

此外,為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,國家最新新冠肺炎醫療方案中列出的所有藥品,如利巴韋林註射液、阿比多爾顆粒等,均已納入國家醫保

詹金成認為,從全局來看,本次醫保目錄內162種藥品的定向降價談判,堅持“保基本”的原則,使醫保資金支出穩定可控,手段是調整低值藥品,降低高成本藥品。

某醫藥公司銷售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,2020年上市的新藥也將納入本次醫保談判,這是一個亮點,有助於創新藥獲批上市後實現快速放量,體現國家層面對藥品研發創新的鼓勵。

癌癥用藥的保障水平提升

PD-1是本次醫保談判的亮點之一。之前備受市場關註的抗癌藥PD-1/L1中,參與談判的3種國產藥全部入圍,而進口藥則不允許進入醫保目錄。

根據談判結果,百濟神州(商品名:白澤安)的3種國產廣譜抗癌藥PD-1抑制劑—— Terelizumab、君實生物(商品名:易拓)的Treeplex McAb、恒瑞醫藥(商品名:埃麗卡)的Carrelizumab均已進入醫保目錄。但進口的PD-1產品,——默克的帕博利珠單抗(商品名:克瑞達,俗稱“K藥”)和百時美施貴寶的Nivolumab(商品名:Odivo,俗稱“O藥”)談判失敗。

熊先軍

表示,三個國產PD-1產品的具體談判價格不方便透露,但可以肯定的是,比信達PD-1(信迪利單抗註射液,商品名:達伯舒)去年的談判價格低。而且對於這些PD-1產品也沒有限制特別的適應癥,都以已經批準的適應癥為準。

“進口PD-1談判失敗的原因,主要是企業價格預期與醫保局的預期不一樣,因為進口企業還要考慮國際價格的問題,但國內企業主要是考慮中國的價格和市場,談判價格他們可以承受。”熊先軍說。

市場頗為關註三款國產PD-1進入醫保談判後的價格,第一財經記者分別向恒瑞醫藥(600276.SH)、百濟神州等入圍企業了解情況,多數回復是“以國家醫保局公佈的為準”。不過,第一財經記者獲悉,此次君實生物(688180.SH、01877.HK)進入醫保的PD-1藥特瑞普利單抗是80mg規格的,歷經五輪報價後,最終談判成功的醫保價格是每支906.08元,計算下來一年治療費用是7.07萬元,原本該藥一年的治療費用在慈善援助基礎上是9.36萬元,因此降幅約24.47%。

2018年,國家醫保局成立伊始,就組織開展了抗癌藥專項準入談判,最終17種藥品談判成功納入目錄,並於今年底協議到期。這17種抗癌藥中,3種藥品有仿制藥上市被納入乙類管理。14種獨家藥品按規則進行了續約或再次談判,平均降幅為14.95%,其中個別一線抗癌藥降幅超過60%。經測算,14種抗癌藥降價,預計2021年可為癌癥患者節省30餘億元。同時,本次調整還新增了17種抗癌藥,其中包括PD-1、侖伐替尼等新藥好藥,目錄內癌癥用藥的保障水平明顯提升。

英國阿斯利康制藥公司中國副總裁黃彬在發佈會上表示,由於中國人口基數大,疾病患者人數眾多,人口老齡化日益明顯,加上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,中國的市場潛力巨大。通過醫保政策和一系列配套鼓勵政策,醫保談判藥品的可及性明顯得到提升,使企業看到了以量換價的空間和機會。因此,企業在確保實現合理商業回報及可持續醫藥創新的同時,能夠以最低的價格供應最好的新藥。

整體上看,對於通過談判進入醫保的藥品來說,雖然成功進入了,接下來如何打通進醫院的“最後一公裡”,仍面臨一場硬仗要打。

“我們這次經過這次醫保談判後,降價七成左右。對我們來說,應該有助於提高銷量。相比之下,進醫保後,打通醫院渠道可能會稍微通暢點。”廣州一位藥企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。

有PD-1企業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,雖然公司的產品此次進入醫保,但接下來的進院工作同樣不能掉以輕心。“進了醫保後,但進院可能沒有那麼容易,因此這是我們接下來要攻克的工作。”